社区团购 首页 新闻 查看内容

真能月入过万?记者上社区团购平台做团长

2020-12-17 08:30|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49| 评论: 0

摘要: 社区团购大战已经轰轰烈烈地打响,首战便是对团长的争抢,一些店主已经身兼4家平台的团长。文 |南都周刊记者 贺达源 实习生 王绮彤 张振龙编辑 | 杨文瑾“羊毛多,赶紧薅!”刘怡是广州大学城内一家花店的店长,同时 ...

社区团购大战已经轰轰烈烈地打响,首战便是对团长的争抢,一些店主已经身兼4家平台的团长。

文 |南都周刊记者 贺达源 实习生 王绮彤 张振龙

编辑 | 杨文瑾

“羊毛多,赶紧薅!”刘怡是广州大学城内一家花店的店长,同时也是兴盛优选、多多买菜、美团优选、橙心优选等社区团购电商平台的团长,这是她最近经常对店里顾客们重复的一句话,“现在是各大平台的补贴红利期。”

社区团购彻底火了!互联网“大厂”3倍薪资挖人、团长日薪500的消息不胫而走,一篇《我在小区做团购,月入过万》的帖子也广为流传。做社区团购团长到底赚不赚钱?南都周刊记者申请了十荟团、美团优选和兴盛优选三个平台的团长,近距离感受了一下社区团购大战的火药味儿。

(图源:视觉中国)

巨头入场,创业公司“舍命狂奔”

社区团购并不是一个新事物,2018年前后就短暂火过一阵。但由于当时订单密度不够高,社区团购平台接连出现倒闭潮,兴盛优选和十荟团成为为数不多活下来的创业公司,并分别获得了腾讯和阿里的投资。

生鲜是各大社区团购平台的主要品类。电商颠覆了很多行业,却一直没能完全拿下生鲜。毛利低、损耗高、供应链复杂的生鲜,是电商领域的最后一块“硬骨头”。预售制的社区团购一定程度上解决了损耗问题。

疫情以来,不少用户开始接受预售制的社区团购。渗透率的激增,让几大互联网巨头重新看到了社区团购的价值和前景,纷纷加速布局:

6月初滴滴橙心优选上线,程维在内部全员会上称,滴滴对橙心优选的投入不设上限,要全力拿下市场第一名;

7月美团优选上线,并推出“千城计划”,要在年内快速实现“千城”覆盖;

8月拼多多推出多多买菜;

10月底,阿里也通过盒马加入战局。

“滴滴是最早进入社区电商赛道的互联网巨头。”橙心优选相关负责人告诉南都周刊记者,“滴滴关注这个赛道已经很长时间,2019年下半年就开始探讨,今年疫情期间开始加速。3月份的时候,集团内部已经在密集地讨论社区团购。”

巨头们的迅速涌入,让竞争局势风云突变。

(图源:视觉中国)

“十荟团不畏巨头。”十荟团CEO陈郢日前撰文称,“作为一家创业公司,我们感受到巨大的压力,但也被激发出了巨大的斗志!”

兴盛优选品牌公关中心总经理李浩对南都周刊记者表示,兴盛优选为此专门召开了战略会议,提出了“用户体验,舍命狂奔”的八字方针。兴盛优选的新增门店数量,由9月的每周8000家增加到目前的每周1.5万家。

行业人士估计,兴盛优选目前的GMV(Gross Merchandise Volume,指网站的成交金额,包括付款金额和未付款)一个月在40亿左右。“目前我们的市场份额是最大的。”李浩表示。而兴盛优选能否在巨头围剿下突出重围,是不少业内人士对这场社区团购大战的最大疑问。

各大平台对社区团购人才的争抢也异常激烈。有媒体报道,拼多多的多多买菜今年8月在武汉开城后,短短两周内就将兴盛优选武汉一个中心仓的员工全部挖走,“2-3倍薪资(挖人)都不是事”。李浩对此回应称:“没那么夸张,湖北就走了一个小仓的负责人,是中心仓的分仓,带走了几个兄弟。”

无论怎样,社区团购大战已经轰轰烈烈地打响,首战便是对团长的争抢。

团长成平台争抢的香饽饽

今年5月,周深曾多次联系兴盛优选想当团长未果。但10月巨头入场后,兴盛优选业务员主动跑到他的生鲜店来,指导他上了线。

团长作为社区团购这一商业模式的中间桥梁,一头连接着企业平台,一头连接着终端消费者,近两个月来成为各大平台争抢的香饽饽。不少花店、便利店老板、菜摊摊主、服装店主、家庭主妇、餐馆,甚至电信营业厅从业者纷纷都当起了团长。

几大平台给团长的销售佣金都在销售额的10%左右,拓展新团长成了战役的关键。据36氪的推文,盒马在武汉拓展一个新团长的成本是150元,橙心优选则为130元。而在7月,十荟团拓展一个新团长只需要80元上下。南都周刊记者发现,很多之前做兴盛优选的门店老板,现在也同时在做其他平台的团长。

记者迅速在十荟团、美团优选和兴盛优选上注册了团长。

十荟团的流程最简单,中午12点在平台申请,简单提交基本信息后,招募负责人发来一些培训资料,主要是公司介绍和拉新推广技巧。经过线上培训考核后,下午17点记者就成功成为了十荟团团长。

美团优选需要上传身份证和小区标志性建筑照片,次日记者通过了团长申请。美团还在线上和记者签署了一份《社区团购站点承揽协议》,并把记者拉到了一个团长培训群。

兴盛优选的流程最为复杂。在平台上发起申请后,过了五天终于有一名工作人员和记者联系。提交资料后,又等了五天,记者被通知参加所在区域的面签会,会上有工作人员介绍兴盛优选的企业文化,并且讲解获客技巧。培训中记者了解到,兴盛优选站点以门店为主,团长基本都是实体店老板,个人很难通过申请。即使通过了,如果门店上线前三天0订单,或者7天内不达到70单,也会被直接关闭。

兴盛优选佛山的一场面签会上,有家长带着小孩一起参加。(贺达源 摄)

记者了解到,十荟团为了迅速吸引更多团长,还推出“万团计划”,采用“拉人头”的方式对团长推荐人进行奖励:开发一个合格团长奖励50元;开发15个合格团长可以成为导师,除开发每个团长奖励70元外,还可以获得团队里所有团长销售佣金的12%;直接开发10个导师可以成为顾问,除开发每个团长奖励90元外,还可以获得团队里所有团长销售佣金的6%。

兴盛优选对能介绍新门店的门店老板,也有单独的拓展工资。在兴盛优选的门店老板面签会上,相关工作人员给出了多位月收入超10万的门店老板名单:“他们就是靠拓展工资。”

对比下来,面签会可能是兴盛优选的特别之处。所有团长上线前,都需参加所在区域的面签会。在李浩看来,注重对团长的运营正是兴盛优选独到的打法。“把根子更往下扎,扎得更深一些。”面对巨头的围剿,他认为兴盛优选最重要的是做好自己,“不可胜在己,可胜在敌。”

家庭主妇、餐馆、男装店都成了团长

周深的生鲜店开在佛山一个新小区大门旁,为小区居民供应新鲜肉类和蔬菜。他很早就关注了社区团购,希望通过社区团购给自己的小店带来一些人气,后来兴盛优选和多多买菜主动找到他开通后,他发现社区团购并没有给他带来太大影响:“有的来拿东西可能顺便就买点啥,有时线上土豆便宜,就没人买我的土豆了。总的来说没有太大影响,也没赚什么钱。”

周深所在的佛山新小区附近没有大型菜市场,近两个月以来,小区周围1000米内涌现出几十个像周深一样的社区团购团长,仅兴盛优选门店就有13个。

不少小区附近的门店店主和时间自由的家庭主妇,都当起了团长。

丽江花园是广州番禺区一个成熟的大型小区,周围1000米内有25家兴盛优选门店。除了常规门店外,丽江花园电信营业厅和一家男装店也加入了进来。

广州市番禺区一家男装店也成了社区团购自提点。(贺达源 摄)

在佛山顺德,一家网吧也成了十荟团的自提点。不过南都周刊记者购买的日用品送到这里后,网吧工作人员表示并不知道十荟团,平台登记的联系人也表示不知情。而正常来说,申请成为团长需要当事人通过手机验证同意。

作为团长的记者进入了一个十荟团团长微信群,群里经常热闹非凡。“在这里发橙心优选的东西,真的好吗?”负责十荟团新团运营的工作人员看到后,立即要求乱发消息的团长“撤回”。而这已是两天来群里第三次出现类似情况,总有团长有意无意地将其他平台的优惠信息发到十荟团群里。

“(这么多平台)简直就像雨后春笋一样,有点眼花缭乱。”江蓉在丽江花园经营着一家餐馆,前不久几家平台先后找到她入驻时,她真有点懵。“主要是为了方便邻居们,一天能有几十单。”现在她不光当起了四个平台的团长,自己也经常在社区电商平台上买菜买水果,“现在80%都在上面买,这么便宜为什么不买呢?”不过对于店里要用的肉类,她还是坚持通过自己的老渠道买新鲜的。

月入过万不容易

这么多人都去当团长,做社区团购究竟赚不赚钱?月入过万真的很容易实现吗?

记者的社区团购小店前不久正式开张。两天过去了,却没有任何订单。尽管系统会自动定位到距离最近的团长,但平台并没有带来自然的客流量。

“快去照顾我的生意,直接配送到家,我还可以拿佣金。”给朋友发完微信后,记者总算迎来了首笔订单,自己也下了两单。

在和其他团长的交流中,记者发现,要想做好社区团购团长,需要在小区人缘好、懂社群运营,还要提货方便。此后连续几天,记者在小区业主群里发送优惠链接,并且配上了红包。一天后,终于有一位邻居在十荟团下单,通过新人优惠购买了500克大米和700克茄子,总花费0.2元。

总算有人下单了,但记者接着发现,送货取货是一件麻烦事。物流司机只会把货送到小区门口,需要自己下楼拿货。由于小区不同楼栋都有门禁,其他楼栋的邻居取货时颇为不便。而小区门口的门店老板,当团长就不会存在这些问题。

事实上能通过当团长赚到钱的,往往都是小区门口人缘好的门店老板。从美团优选团长端后台,可以看到所在城市的团长提成排行,排名靠前的基本上都是百货店或便利店店主,最高的两个单日提成均超过了400块。

记者12月7日通过朋友下单的4件商品,总提成1.03元。12月9日,美团优选上佛山区域共有35名团长提成收入超过100元。

美团优选后台系统显示,12月7日记者当天1.03元提成已超过了佛山47%的团长。

“能赚多少钱?!几毛钱几块钱一单,你做多少才能赚100块钱?”相比当团长的佣金,开花店的刘怡更看重自己在这场社区团购大战中能薅下多少“羊毛”,并借此机会提升花店的知名度,“我希望大家在这里买东西,顺便也买我的花;哪怕不买花,知道这里有一家花店也行。”

“这东西没啥搞头。”陈明在杭州下沙大学城经营着一家水果店,同时也兼任着美团、橙心优选两家社区团购平台的团长。一个月团长做下来,他一共赚了300多块钱。

另一位湖北黄冈的便利店主则看得比较远:“说句实在话,就算你便利店不做这个,也会有其他人来做,那时对你便利店的冲击只会更大。时代在变,所有人都应该改变,一成不变,那就是被淘汰。”

南都周刊记者调查中发现,与大城市相比,在中小城市社区团购渗透率更高。富临大都会是四川绵阳市中心的一个小区,周围买菜购物很方便,整个小区也不大,仅2300余户,而小区楼下一家水果店和菜鸟驿站每个月通过做社区团购团长,收入均在5000元以上。“可以抵房租水电了。”

四川绵阳市中心一家水果店老板正在整理团购货物。(贺达源 摄)

谈起社区团购是否会影响自己店里生意时,水果店老板随手拿起一盒社区团购平台上大小不一的橙子,“这么大的果叫电商果,我们是不会卖的,总得来说还是一分钱一分货。”

业内人士分析,一二线大城市居民生活节奏快,做饭少;相比之下中小城市居民乃至城镇农村居民做饭频次高,而且对价格更敏感,因此社区团购的渗透率更高。南都周刊记者注意到,不少中西部小镇乃至农村里,已经有了社区团购提货点。

供应链体系和履约能力是关键

社区团购对中小城市强有力的渗透,也是不少巨头决定入局的关键。滴滴橙心优选相关负责人对南都周刊记者表示:“4月,我们在湖南调研,发现这是一个可以实现规模化,达到极高用户渗透率的商业切口,并且业务从省市层面覆盖到了城镇。这么大的业务规模与用户群体是滴滴以前没有深度覆盖的地方。基于市场情况和商业模式潜力,我们最终下定决心做社区团购。”

战斗已经打响,谁能最终突出重围?在李浩看来,供应链体系和履约能力,是成败的关键。这也是不少业内人士的共识,供应链体系决定着运营成本,履约能力决定着用户体验。

目前,社区团购平台大多是承诺前一天晚上23点前下单,次日下午16点前送达。实际上很多平台难以完全做到。12月7日,记者在十荟团购买了水果和玉米,次日只送来了水果,玉米9日才送达。7日当天,记者还在多多买菜购买了一箱矿泉水,到了9日仍未送达,只好申请退款。

12月10日下午,记者所在的佛山十荟团团长群中,有不少团长反映,货物超过16点仍未送到:“人家等着做饭呢。”对此,十荟团售后人员在群里解释:“新团较多,司机路线可能还在调整,会慢慢好起来的。”

尽管社区团购整个行业还处于初级阶段,但兴盛优选的李浩相信这个市场非常大,“是万亿级的。”十荟团CEO陈郢的野心则更大:“社区团购打的是整个电商市场。即全品类的,从城市到农村的整个电商市场。社区团购把传统电商的供应链,进行一个环节一个环节的再造和变革。如果我们有信心,整个电商行业和整个线下零售行业,或者说,整个中国的消费品市场(除房和车等固定资产性大额消费投入之外),都是我们的市场疆域——这是一个35万亿元的市场。”

随着社区团购大战愈演愈烈,近期舆论对社区团购也有不少争议。12月11日,人民日报评论微信公众号发文表示,“社区团购”争议背后,除了对于菜贩群体利益深刻改变的讨论外,是对互联网巨头科技创新的更多期待。而在10月19日人民日报头版刊发的《互联网走进千家万户》一文中,刚提到了市民通过美团优选等社区团购平台购买日常食品和用品的正面案例。

人民日报评论文章发布后,网传美团、拼多多等巨头将退出社区团购业务,相关公司人士均对南都周刊记者表示该消息为谣传。南都周刊记者注意到,美团优选、多多买菜页面仍在美团、拼多多APP首页醒目位置。

另据南方都市报报道,近日有多家粮油和食品生产企业抵制拼多多、美团等社区团购补贴卖低价,要求经销商严格控制向社区团购供货,防止串货、补贴扰乱价格体系,导致恶性价格战。

业内人士感叹,社区电商的一场大战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到来,补贴、烧钱、快速扩张过后,会是一派繁荣,还是一地鸡毛?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分类

Copyright   ©2020  社区团购  ( 备案号:本站或域名可以出售,联系QQ:858868581 )